快捷搜索:  

张玮:四因素导致周三美股暴跌

(图片来源:全景视觉)

(图片来源:全景视觉)

张玮/文 周三,美股低开低走盘中持续下挫,临近尾盘出现恐慌性抛售,道指暴跌逾800点,科技和芯片板块拖累纳指跌幅超过4%,创下八个月以来的最差单日表现。受美股负面影响,亚太股市追随跌势,日经225指数低开2%,韩国综指低开2.4%,恒指低开3%下破26000点,创15个月新低。

当日收盘之后,特朗普接受了关于股市抛售的简报,再度将矛头对准了“屡教不改”、坚持加息的美联储,认为美联储加息过快,称美联储“已经疯了”。

9月26日,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2-2.25%区间,创2008年以来最高,属于年内第三次加息。不仅如此,10月3日晚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还发表“鹰派”讲话,引发美债收益率加速上行,10年期美债收益达到3.23%。

两大动因支撑美联储加息:一是近段时间美国经济数据表现强劲,薪资增速上扬,失业率极低,预计2019年可进一步降至3.5%;二是对2007年次贷危机以来量化宽松政策的修复,长时间处于低利率水平可能会再次增加金融风险,逐步加息有助于减少金融市场失衡。

但是,仔细观察不难发现,美股的慢牛是从2009年开始的,直到今年2月才有了阶段性回调;而2015年12月至今美联储已经进行了8次加息,为何2017年以前的加息没有导致美股动荡?

笔者认为,加息本身尚不足以构成市场紧缩预期,真正引发恐慌的,是市场判断与美联储实际行为的“预期差”。下图反映了2009年以来市场对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预估程度,不难发现,在2017年以前,市场对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速度一直是高估的,所以“慢加息”反而支持牛市;而2017年以后联储加快了加息步伐,不断超出市场预期,这才是导致今年以来美股震荡的主要原因。

除了市场公认的美股长期慢牛导致脆弱性积累和联储加息“过紧”以外,导致周三美股暴跌还有两方面潜在因素。

首先,受国庆期间美国副总统彭斯的“无端指责”影响,美股科技股延续跌幅。人们都在逃避原先的科技行业领涨股,苹果、谷歌、Facebook均跌逾4%。

第二,不排除中期选举的政治因素。

众所周知,特朗普当局将在今年11月迎来中期选举。与之前不同的是,本次中期选举还要涉及司法权。司法权归属最高法院所有,由 1 名首席大法官和 8 名大法官组成,大法官则由总统提名、参议院同意后得以任命,终身任职,大法官对美国的影响力甚至远超过提名他们的总统,若共和党取胜,特朗普可能顺利提名两位大法官。

目前来看,共和党在参议院获胜的可能性极大:参议院方面,共和党继续保持领先优势,人数甚至可能从 51 人增至 60 人左右。民主党议员有 26 位改选,共和党仅有 7 位。目前不确定性较大的 11 个席位中有9 位议员来自 2016 年大选特朗普大幅获胜的州,另两位则出自希拉里勉强取胜的州。众议院方面,也不能对共和党过于悲观。首先,当前共和党内非常团结,特朗普在党内支持率较高,从此前几次中期选举结果来看,总统在党内支持率的高低对中期选举结果影响较大;其次,美国经济数据强劲,成为特朗普和共和党最有力的背书。前文提到当前美国失业率降至历史新低,薪资增速上升,消费增速上升支撑经济。在经济大好的情况之下,叠加税改落地、贸易战争取到以蓝领白人为主的基层选票支持,将让共和党获得更广泛的支持和赞许。

若共和党参众两院皆获胜,在特朗普成功提名两名大法官之后,民主党在此后多年中的政治主张都将面临失利。因此,在11月6日中期选举前,“反对势力”有理由多维度“攻击”现任政府,削弱特朗普的选票支持。从目前的动作来看,特朗普关于“美国优先”的口号不容反驳,而“逆全球化”的海外战略也得到了从基层民众到上层精英的一致支持,唯有金融市场的短期震荡可以在不牺牲民主党政治光环的前提下,增加对特朗普政策主张的质疑。特别地,在美联储的成员名录中,民主党占主体,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美联储在加息立场上与特朗普“大相径庭”。

(作者系昆仑健康保险资管中心首席宏观研究员,经济观察报宏观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)

责任编辑:张玉洁 SF107

张玮,美股,特朗普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