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出国先交1000元, 养老靠政府, 日本27年首次新设国税

据日本共同社1月7日报道,日本7日开始向出境者每人征收1000日元的国际观光旅客税(出境税),日本人也属于征税对象。报道称,这是日本政府27年来首次新设国税,上一次新设的永久性国税是1992年的地价税。

出国先交1000元, 养老靠政府, 日本27年首次新设国税

而近年来日本增加消费税改革收入将全部用于增加年金、医保、看护和少子化对策等4项社保财源,不能用于扩大政府机构支出等,通过社保完全返还给国民。

半个世纪以来,日本人口结构、平均寿命、长期工比例、家族形态及地域形态等以前支撑社保制度的社会、经济形势都发生了巨大变化,这些问题给目前的社会保障制度可持续带来了巨大威胁和挑战。

出国先交1000元, 养老靠政府, 日本27年首次新设国税

领取年金、需要高医疗费的老年人越来越多,而缴纳保险费的长期工却越来越少,这严重威胁着社保制度的维持和发展。为了适应这种人口的变化,必须重新审视给付和负担的标准与义务,适当提高当今整个世代的负担,共同支撑这一制度的持续发展的基石。

一、来自社会保障制度的思考及改革的具体内容

现行的社会保障改革方案是基于2010年的财政收支计算得出的。2010年度国家社保经费16.6万亿,当年消费税收入为6.8万亿,预计到2015年国家为充实社会保障,年金需增0.6万亿、医保和看护需增2.4万亿、生育子女需增0.7万亿等共增约3.8万亿的政府支出,因提高效率而削减1.2万亿的支出,社会保障费净增加2.7万亿,相当于提高1%的消费税;在这同时稳定社会保障还需要10.8万亿经费,其中包括2.9万亿的基础年金国库负担1/2、7.0万亿的社会保障费和0.8万亿的消费税增加及物价上升带来的社保支出的增加。10.8万亿社保稳定费相当于提高4%的消费税,据此提出了提高5%消费税等对策。

出国先交1000元, 养老靠政府, 日本27年首次新设国税

具体改革内容:年金制度改革内容比较丰富具体。

主要包括6个方面:

(1)所得比例年金与最低保障年金合并成一种新的公共年金,年保险费率为15%,最低保障年金满额7万日元。

(2)增加低收入者收入,基础年金等每月增加1.6万日元。

(3)减少直至停止对高收入者的年金给付。

(4)基础年金国库负担1/2长久化,不足部分靠增加的消费税偿还。

(5)降低厚生年金保险加入资格标准,由一周必须工作30h降为20h,年金领取年限也由25年缩短到10年,只是不满10年的只能领取41%,以增加加入保险者数量。

(6)为了保证被用者年金整个制度的公平和稳定,从2015年10月实施共济年金与厚生年金一元化改革,保险费到2018年都提高到18.3%,共济年金废除职域部分后与厚生年金给付相同,都是230940日元。一元化后的厚生年金的给付与负担全部计入国家厚生年金账目,定期进行财政检验,财政收支报告提交厚生劳动大臣,积金运营状况每年提交报告审议。

二、税制改革的基本思想及改革的具体内容

税可以说是“社会会费”。年金、医疗等社会保障、社会福利、水道、道路等社会基础设施、教育、警察、消防、防卫等公共服务,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,而提供这些服务需要大量经费,税收就是用来支付这些费用的。

税收来自大家的相互支持、相互帮助和支撑,通过税收再分配,使国民广泛、公平的享受到公共服务及福利。维持公共服务支出,充分、稳定的税收来源是非常必要的。社保给付等福利应与税、保险费负担基本相当,不能把负担转移给下一代,这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。

日本社保制度曾被世界称道为“国民财产”,是以相互支持为基石的,如今受到了少子老龄化、贫富差距拉大等的冲击,这一基石将会被动摇。社保给付需要财源作保证,不负担就不会有受益。

现行制度是老年者是主要受益者,而年轻人则是主要负担着,这是不公平的。要想维持和充实国民财产,传承给子孙,我们这一代就应负起责任,使受益或负担不偏向某一世代。建立从孩子到老人都生活安心的整个世代对应型社会保障制度,其财源必须由大家分摊,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恢复到“相互支持社会”。

人口结构、雇用、经济环境的变化,使消费税收入成为了日本财政收入的基干,且日本消费税与世界相比非常低,还有很大提升空间。消费税不偏向某一世代,是广而薄的全世代负担方式,不受经济的影响,是比较稳定的财源,对经济的影响较小。本次消费税收入将全部用于充实和稳定社保财源,并通过提高社保给付等社保制度完全返还给国民。

三、税制改革的具体内容

消费税从2014年4月1日由1997年4月1日的5%(国家4%,地方1%)提高到8%(国家消费税6.3%,地方消费税1.7%),2015年10月1日提高到10%(国家消费税7.8%,地方消费税2.2%),时间为25年。

国家消费税收入中一部分用以地方交付税返还给地方,由此计算得出,地方政府在消费税5%、8%和10%时分别得到2.18%、3.10%和3.72%的税收收入。

法律规定这次通过提高消费税增加的13.1万亿日元收入(地方只剩下原来1%的消费税收入)将全部用于增加年金、医保、看护和少子化对策等4项社保财源,不能用于扩大政府机构支出等,通过社保完全返还给国民。

提高个人所得税,从2015年1月开始所得超过2000万税率为40%,所得超过5000万税率为45%,年工资收入超过1500万以上的纳税起征点都按245万计算,平均每月提高了1000日元的所得税,征税时间为10年。

从2014年1月开始对股票分红等金融所得的附加税税率由10%提高到20%。资产税改革从2015年1月开始,降低定额扣除基数,提高继承税率,目的是促使资产尽早向下一代的转移。法人税改革,为了维持和提高企业国际竞争力,政府一直实施降低法人税率,今后为了振兴经济、扩大就业和国内投资,继续实施降低法人税率新增长战略。

为了切实有效地保障以上税制改革的推行,从2015年1月开始实施社保和税收一号制,以确保国民给付与负担的公平性、明确性、透明性,国家和个人对自己的收入、受益、负担等一目了然,了如指掌,避免重复征税及多领给付等现象的发生,通过个人电脑信息就可以进行收入及给付确认、缴纳保险费和各种税收,手续简单明了。

关于以上改革,日本许多国民表示不理解,甚至反对增税。担心增税会增加国民负担,特别是会使低收入家庭生活更加艰难;国民对政府不信任,增税后的税收收入不用于社会保障支出,带来经济的不景气。理论上,提高消费税会使可支配收入减少,当前消费减少,投资库存增加,带来新一轮的消费、投资减少,致使整个经济陷入不景气。

关于这个问题,政府同时提出了治理通货紧缩,实现经济增长的良性循环方针,日本银行也会密切关注经济动态,时刻与政府保持信息沟通,制定适当的、灵活的金融政策以确保经济正常发展。内阁府经济社会综合研究所所长小野善康认为,增加的消费税政府不能随便支配,一定要用于促进就业、培育新兴产业等方面以最大限度刺激经济增长。菅直人也认为只要税收收入用不错地方就不会招致景气后退。至于提高消费税等改革会给日本经济带来什么效果及影响,世人都拭目以待。

保留所有权利,转载请注明作者“制度开门”。资料来源:张玉棉 刘广献:日本税制—社会保障“一体化改革”最新研究,日本问题研究,2013年第1期)

出国先交1000元, 养老靠政府, 日本27年首次新设国税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