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从孙宏斌到许家印 贾跃亭的那些“塑料友情”

相关新闻:

与许家印失和?恒大健康称贾跃亭欲毁合约踢恒大出局

恒大健康称贾跃亭欲踢恒大出局 乐视网开盘大跌9.21%

接近FF人士:恒大控制欲太强 FF控制权是贾跃亭底线

深陷乐视泥潭的孙宏斌还未成功上岸,为贾跃亭造车梦“买单”的许家印可能又要陷进去了——贾跃亭烧光8亿美金后,与曾经的“救命恩人”许家印闹翻。自乐视爆发危机以来,从商界大佬到娱乐圈明星再到职场高管,贾跃亭辜负的人多了去了。

原标题:贾跃亭的那些“塑料友情”

作者 | 张超  编辑 | 安心

对于地产大佬而言,贾跃亭这个名字如今可谓是令人窒息的存在。那边深陷乐视泥潭的孙宏斌还未成功上岸,这边为贾跃亭造车梦“买单”的许家印又陷进去了。

10月7日,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,FaradayFuture(法拉第未来,简称“FF”) CEO贾跃亭欲撕毁合约踢恒大出局,还以恒大子公司时颖未履约为由提请仲裁。

今日(10月8日),FF反击称,“FF解除所有协议”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,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。

双方此举意味着贾跃亭和许家印的“蜜月期”正式结束,转而进入“矛盾期”。

实际上,自乐视爆发危机以来,从乐视网高管、业界明星,到投资人,被贾跃亭辜负的大有人在,贾跃亭与他们的“塑料友情”早已纷纷破裂。

1

恒大、FF各执一词

2017年11月,时颖与FF原股东(FF Top Holding Ltd. 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)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。根据协议,恒大将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,分别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、2019年支付6亿美元、2020年支付6亿美元,占合资公司(Smart King)45%的股份。

而在2018年5月25日前,恒大已经支付完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。但是,FF“烧钱”速度超出了预期,为了给FF“续命”,贾跃亭不得不再向恒大要钱。也就是这个阶段的合作激发了双方的矛盾。

恒大健康公告称,今年7月,原股东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,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。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,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,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,可提前支付7亿美元。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,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,就要求恒大付款,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,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,并解除所有协议。

但FF在今日发出的公告中直指,恒大没有兑现承诺,没有在最初8亿美元投资之外支付任何额外款项,尽管FF及其首席执行官履行了义务,满足了2018年7月协议下的所有融资条件。相反地,恒大拒绝支付这笔款项以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全部知识产权的控制权和所有权。与此同时,恒大还阻止FF立即从其他渠道获得融资。

“这是最基本,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 —— 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,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,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。”FF表示。

法拉第未来声明

法拉第未来声明

双方对于补充协议部分——恒大是否兑现条款各执一词。一位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向华尔街见闻表示,目前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,FF是否满足了附加协议。由于附加协议属于商业机密,双方都不能透露具体内容,只能等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仲裁结果。

而对于FF在公告中特别指出的,被恒大阻止从其他渠道获得融资一事,上述知情人士表示,作为FF的第一大股东,恒大有融资同意权,在恒大资金足够的情况下,FF再向外界融资会稀释大股东股份,这对恒大不公平。

2

贾跃亭&许家印:友谊只维持了几个月

在外界看来,贾跃亭与许家印这次“翻脸”来得有些突然。毕竟,两个多月前许家印还探访了FF美国工厂,彼时贾跃亭全程作陪。

许家印探访FF美国工厂

许家印探访FF美国工厂

今年7月,许家印于对FF总部的生产制造、电气实验室、动力总成、电池电控、设计工作室、车辆安全、车联网和自动驾驶等核心研发部门进行了仔细调研,并体验了FF首款高端电动车FF91。

《第一财经》援引FF方面说法称,许家印对FF全球领先的产品技术给予高度评价,对FF91的内外饰设计和产品性能给予高度赞赏。

在访问时,许家印称“眼见为实”,同时,他还肯定了FF的成绩:“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,恒大将会在资金、生产基地建设和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。”

合作初期的许家印和贾跃亭并没有冲突,二者在第一阶段有共同的目标——FF91及第二款产品的量产。

但此次贾跃亭提请仲裁,直接将许家印推向了对立面。有接近恒大的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,“恒大曾把贾跃亭从破产边缘救了回来,他却对恒大忘恩负义,不排除是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、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。”

今年6月,恒大与FF签订对赌协议,如果在2019年不能实现量产,贾跃亭将失去1股10票的权力,恒大将主导FF的经营。贾跃亭也曾口头承诺,FF91要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、2019年投入生产10万辆。

但从目前公开的FF91生产进程来看,距离量产目标相去甚远。今年8月28日,贾跃亭宣布FF91首台预量产车下线。新浪科技称,这台唯一的预产车在上月底的“未来日”活动上着火损毁,FF员工则被要求不得透露具体情况。

如果无法完成对赌,贾跃亭则会失去对FF的控制权,那么撕毁协议也就成为其最后的办法了。

从许家印的角度看,当初答应“援助”贾跃亭肯定也是经过了一番考量的。注资FF,能够让恒大切入汽车产业,从研发布局、产能规划等多方面接手FF。一旦贾跃亭无法完成对赌协议,许家印就可以彻底剥夺贾跃亭对FF的控制权,全面接手FF。

只是,贾跃亭这次“翻脸”打翻了许家印的算盘。

3

大佬名流相继“弄贾成坑”

与贾跃亭合作“不欢而散”的地产大佬不只是许家印,还有融创中国董事长的孙宏斌。

2017年1月,在乐视深陷资金链危机时,贾跃亭的山西老乡孙宏斌送来重金驰援,决定以150亿元投资乐视,此后,孙宏斌一度还接过了乐视网董事长的大旗,亲自披挂上阵。

去年9月,在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,孙宏斌谈到乐视网时更是泪洒当场,他表示,“去年12月如果我不投老贾,那乐视就死了,我就得帮他,我得一直帮他,我一直说人要心怀善意…”

不过孙宏斌并没有将的乐视带出泥潭,他接手乐视后,公司的债务问题依然严峻,业务不见起色。

到了今年,孙宏斌开始承认投资乐视失败,并于3月辞任乐视网董事长。“乐视网是一个失败的投资,165亿都亏损,计提为零了,这不是壮士断臂,而是断头。”孙宏斌还称,“乐视网现在已经成一只典型的妖股。”

放眼整个商业,贾跃亭辜负的大佬们不胜枚举。

出于对乐视致新的看好,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曾在2013年4月,通过富士康关联公司深圳冠鼎就向乐视致新增资,占股乐视致新20%,并与贾跃亭豪言一起赌下未来。但由于乐视不断被曝出资金危机,自2016年开始,深圳冠鼎就已经不在乐视致新的股东名录当中。

易到创始人周航更是与贾跃亭从合作伙伴到最后同室操戈。2015年10月20日,乐视曾以70亿美元、占据70%股权入股易到用车。当时,有了乐视生态加持的易到用车发展相当迅猛,到2016年4月,易到每日订单已超过60万。但从2017年初开始,易到用车司机提现困难,拖欠供应商钱款等负面消息相继传出,周航更是在当年4月公开指责大股东乐视挪用公司13亿资金。

除了商界人士,在乐视此前的融资历程中,各类影视界明星的身影时常可见。随着危机爆发,这些明星投资人也损失惨重。特别是知名演员刘涛,其在乐视影业和乐视体育投资的6000万如今是回本无望。甚至有网友开玩笑说,如果6000万元没投乐视,刘涛也能拥有一架王思聪那样的私人公务机呢。

曾经被挖角的明星经理人们也在乐视危机爆发后离职不断。著名足球解说员刘建宏曾在2014年8月加入乐视体育担任首席内容官,但在2018年3月31日宣布离职,这也是其最短的一份工。知名足球解说员黄健翔更是在自述中称被乐视体育欠薪,但“希望他(贾跃亭)能熬过去”。

就连贾跃亭的妻子甘薇也受到影响,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此前贾跃亭在媒体采访中表示,家里的房子“都被冻结了,就剩一套房子,还是用她(甘薇)妈妈的名字买的,小薇的卡也被冻结,只能刷2000块,小薇都说不相信我了。”

如今,贾跃亭辜负了一众大佬、名流,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。对于接连失信的贾跃亭而言,还有没有“朋友”愿意支持他最终圆了“造车梦”,实现绝地反击,不好说了。

贾跃亭,恒大,许家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